其實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,一切都還處於不確定的狀態。不是說機位不OK,是整個生活狀態的混亂。留與不留之間,一直有很大的彈性。但是也越來越承認天秤座的搖擺與不定是如影隨形的宿命。有很多的取捨,有很多的這樣比較好與那樣也不賴,面面俱到應該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但是今天依照原訂的計畫,六點起床,半小時後出門,還很不可思議地在清晨七點碰上大大大塞車。幸好依然準時趕到機場。

而現在的我,不論是送機還是接機,似乎都免不了上演哭哭啼啼的戲碼。所以,我又哭了。

至於這陣子的飲食地雷運似乎一直無法不愛我。從機場的那杯清淡無味咖啡(幸好賣三塊,沒有比外面貴),讓我喝了兩口就送給垃圾筒之外;快要餓死的我上飛機以後苦等到的第一餐是可怕的稀飯,還好我有帶餅乾,加上隨餐附的優格,勉強拯救我於飢饉之苦。

之後依然是地雷不斷地炸開,奇妙的是,我想我是飛翔在三萬英尺的高空之上吧?但為何地雷與我如此相近?

起飛時間延誤也導致我在香港機場狼狽不堪。除了狂奔過安檢,也沒時間仔細瀏覽免稅店,草草買了一瓶酒即加入排隊登機的行列。更火大的是飛機上的免稅價格比較便宜,唉~~

不過搭到工作時所得知的新飛機,好開心,還可以認真玩電動。

途中身旁坐了個教養不是太好的男孩,我衷心地希望他會蜕變成為新好男人。

在機場時還被老長官認出來,哈!

回台第一餐就以想念的小火鍋開始。不過是否味精下太重,讓我渴的不得了~~



創作者介紹

Next destination?

fel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