累了一天,回到家腰都直不起來。也很難得的我主動說晚餐隨便吃,就罷廚了,因為我踩著高跟鞋站了幾乎一整天,真想問問民俗藝人踩高蹻到處表演是何滋味?

除了有回答不完的問題,還有許多隨機應變的狀況,就是要讓你暈頭轉向。

周一復工,除了電腦系統鬧革命、辦公室辦家、電話網路施工等種種外在因素的干擾以外,還有不斷不問個人意願、沒有額外薪資就加諸在我身上的工作,幾乎是倉皇地完成所有工作,時間也已經很晚了,品質就...沒有平常好。

踏出辦公室都晚上九點了,等於周一工作了十一個小時。

心情還洗了一場三溫暖,先是悲,後來努力逼迫自己學習的「超」主動積極能力為自己救回了一個機會,變成喜,才有了今天的腿痠。

但是昨天九點回到家,九點半就開始準備隔天的東西了,這樣會不會太命苦?

只願一切辛苦是有代價的。

一定是的!
創作者介紹

Next destination?

fel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