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上星期媒體開始不斷報導 swine flu 豬流感的消息之後,一時之間人人自危。我也億起之前在台灣媒體工作遇上 SARS 時如臨大敵的情況。

 

那時候我在大家都還稱SARS 為「非典型肺炎」時就立即跑去買了口罩來戴。藥局老闆還當著我的面大罵廠商、官員,說「戴口罩有什麼用?為什麼大家不說實話?這跟免疫力才有真正的關係嘛」。但我還是很怕死的買了個口罩開始戴。至少當時台北街頭除了我以外,是沒有人戴口罩的。

 

今日在澳洲,雖然媒體不斷報導,不過也許澳洲大陸遺世獨立,民眾似乎對此沒有特別的防範。星期一我搭火車去上班時,看著滿是人的車廂,我邊嚇自己邊想「要是有個人打噴嚏,整車廂百來個人都得回家自我隔離了」。

 

奇的是,這幾天來,還是沒看到人戴口罩。所以說這就是跟免疫力有關的一場大戰嘛(藥局老闆的話言猶在耳)

 

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無事。

 

還記得當時的抗煞之歌「手牽手」嗎?有個我很喜歡看的 blog 將他改編了。雖然髒話不少,不過真的粉好笑。可以連過去聽聽看

 

大家加油!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Next destination?

fel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